石灰石细碎机

香港警方考察为暴乱分子撑腰的“黑暴基金”
发布时间:2021-09-03

  与境外势力勾结、为暴乱分子撑腰……香港警方调查“黑暴基金”

  【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】香港国安法生效一年多以来,不少反对派组织相继解散。而为暴徒提供资金支持的“612基金”,也受到警方调查。

  根据香港国安法第43条实行细则附表七,警方能够向高级法院原讼法庭申请“提交物料令”,请求有关人士提供与侦察迫害国家平安罪恶有关的材料。据香港《东方日报》9月2日报道,警务处国度保险处正据此就“612基金”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或其余香港法例开展调查,要求该基金信托人以及为其提供资金托管和收支服务的“真普选同盟”董事提交一系列数据,包括屡次众筹细节、资金往来情形、捐款人和受助人身份等。警方强调,违背香港国安法是极其重大的罪行,其中以金钱或其他财物质助别人实施国安法下的罪行同属犯法。剖析以为,警方为避免已宣告即将停运的“612基金”烧毁敏感资料,敏捷采用举动,考察重点是捐款组织或个人是否涉及勾搭境外势力等违法行为。若有足够证据,身为“612基金”信托人的天主教香港教区的陈日君、岭南大学文明研讨系客席副教学许宝强、歌手何韵诗、大律师吴霭仪以及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可能都要负上义务。

  为“黑暴”撑腰的“612基金”成破于2019年6月15日,始终宣称为被捕歹徒供给支撑,包含医疗、刑事或民事法律开支、紧迫经济支援等。依据该基金早前颁布的财务简报,截至7月31日,其总收入高达2.58亿港元,总支出也高达2.56亿港元。不外,“612基金”素来未就其巨额开销做出公然交代,令人高度猜忌其款项的流向波及守法行动。而从前公开为“612基金”筹款跟捐款的组织,大多都是“揽炒派”集团,且与外部权势有千头万绪的关联。比方“民阵”2019年6月为基金筹款约738万港元;2019年频频告急、本身难保的《苹果日报》在7—10月更向基金捐款近135万港元,基金还收到多笔大额的“无名氏”捐款。8月18日,“612基金”发布行将遣散,理当实时终止所有众筹运动及停收捐款,但它仍制订了目的为2500万港元的最后一轮筹款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“612基金”一直声称以“信托”情势运作,从未开设专属银行账户,也没有正式进行社团及公司注册。向基金出借银行账户的“真普联”,其招集人郑宇硕与外部势力关系亲密。现年72岁的郑宇硕曾在澳大利亚留学,其后取切当地国籍,去年12月移居澳大利亚后更扬言会“遥距抗争”。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日前不点名地批驳“612基金”称,该基金已宣布解散期近,仍要求市民进行大额捐款并分歧理,叱责其是否想趁解散前再捞一笔油水。

  行政会议成员、资深大律师汤家骅9月2日表现,警方获法庭批出“提交物料令”,反应警方确定已经控制必定的犯罪证据。他强调,帮助或资助他人作出违法行为亦可形成罪行。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佩帆称,“612基金”越是急于停止,执法部分就越要对其资金起源、流向查明白,更要调查其是否涉及勾结外力、鼓动伤害国家安全等罪行,不能让其回避任何责任。执业大律师龚静仪说,“612基金”受助对象参加了本国势力与本地“揽炒派”独特推进的“港版色彩革命”,只管当时香港国安法不生效,但该基金在国安法生效后依然运作,以及以金钱或其他财物赞助他人进行乱港活动,就有可能违反国安法。香港法学交换基金会主席、大律师马恩国强调,市民若持续捐钱给有关基金,也有可能冲撞法例。

  有港媒2日评论称,前年“修例风波”演化为“黑暴”,6月12日的暴力游行是分水岭。“揽炒派”成立“612基金”,本质就是为暴徒罢黜后顾之忧,让他们释怀勇敢地进行违法活动。黑暴连续时光长、范围大,涉及大批“黑金”运作,“黑金”从何而来、如何应用、是否来自海外,至今黑幕重重,警方调查“612基金”有助于解开谜团。头条日报网2日登载的一篇评论还提到,“教协”“民阵”“支联会”和“612基金”,一个又一个宣传“揽炒”的组织接踵倒下,坊间一直揣测下一个解散或被取消的很可能是踊跃介入暴力活动、长期收受外国资助的“职工盟”。文章说,过去多少年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不务正业的人和组织太多:专业团体不专业,事事政治挂帅;工会将劳工权利视为次要,只会日日搞政治。“教协”是这样,大律师公会也如斯,将政治凌驾于自身本业,终局难逃解散。 【编纂:朱延静】